久村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  > 希拉克的巴黎往事 │ 世界

希拉克的巴黎往事 │ 世界

2019-11-15 08:20:17
[摘要] 当地时间9月26日上午,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因病去世,享年86岁。许多人不知道的是,1977年至1995年间,希拉克在巴黎市长一职上曾连续在任18年,这段任职经历被认为是希拉克积蓄能量的“蛰伏期”,

每部经文的通讯员:杨齐飞每部经文的编辑:刘艳梅

来源:中央电视台新闻客户

"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老朋友和好朋友。"

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于当地时间9月26日上午因病去世,享年86岁。

作为“欧洲政治生活中持续时间最长的人物之一”,他先后担任法国总理、巴黎市长和法国总统。1995年至2007年担任法国总统期间,他推动了中法关系的“十年黄金期”,他的中国情结也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希拉克从1977年到1995年连续18年担任巴黎市长。这段服役期被认为是希拉克积聚能量的“休眠期”,也给巴黎带来了一个重要的“亮点时刻”。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他在巴黎的时候,他“用庞大的员工和预算让这个城市充满节日和展览”。市政厅变成了他接触外国政要的“跳板”,甚至经常“抢走”首相和总统的风头——这种长袖善舞的性格使他愿意在当选总统后与其他国家建立联系,为法国创造独立的外交形象。美国前总统里根和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都是他的“客人”。

20世纪70年代,后工业化的兴起促使经历了10多年爆炸性人口增长的巴黎将注意力转向文化。希拉克从小深受法国文化的影响,现已成为巴黎文化的“再现者”——巴黎两大文化地标香榭丽舍大街和卢浮宫的改造,在此期间都采取了新的行动。现在,面对“奥运时代”城市的新发展,再次迷恋“沿着塞纳河散步”的巴黎人开始回忆起“希拉克时代的巴黎”。

巴黎对希拉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1981年,代表左翼政党的密特朗击败了代表右翼政党的希拉克,当选为法国总统。之后,他发布了一项计划:巴黎将被分成20个区,每个区都有独立的行政系统,包括市长、议会、甚至警察和垃圾收集系统。关于巴黎能否“分裂”的讨论开始了。

一些人评论说,此举的主要效果是“清空”希拉克作为市长的权力,从而难以形成与左翼政党竞争的政治资源。

巴黎市长的职位在德国政府的领导下于1977年刚刚恢复。在此之前,巴黎已有近100年没有设立市长职位——自1871年巴黎公社以来,巴黎一直保持“市长自由”,因为担心巴黎市长权力过大可能对中央政府构成威胁。

市长的新职位带来了两个影响。它使法国政治陷入了一个“混乱”时期——一个“左右联合执政”的特殊时期。巴黎成了左派和右派斗争的“竞技场”。1981年的总统选举是左翼和右翼政党之间的直接对抗。密特朗任命希拉克为政府总理,开启了总统府爱丽舍宫和总理府马丁尼翁宫之间的权力竞争。

对希拉克来说,成为第五共和国的第一任市长是击败左翼政党和前总统的重要“谈判筹码”。

当时,希拉克在巴黎几乎有“绝对”的影响力。在他担任市长期间,巴黎作为右翼据点的地位几乎不可动摇——希拉克的右翼政党在1983年和1989年的市政选举中赢得了巴黎20个区的“大满贯”。

然而,在他担任市长期间,与左翼政党的竞争几乎一直持续。在1988年总统选举再次失败后,希拉克陷入了“反思期”这一时期的经历也对希拉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就职后,他的执政风格不仅有联系法国共产党和社会党的传统左翼方法,也有阻止工会活动的传统右翼方法及其对私营企业的友好态度,使其难以简单归类。

直到1995年,希拉克扭转了局面,当选为法国总统。

希拉克在巴黎很受欢迎,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他对城市发展的长期愿景。

也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关于城市发展的另一场讨论在巴黎举行。当时,中国建筑师贝聿铭被选为卢浮宫修缮计划的设计师。他的身份和他提出的“玻璃金字塔”改造计划在巴黎社会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人们怀疑这座外观奇特的建筑很难代表巴黎的城市传统和文化中心。

作为巴黎市长,希拉克成为“灭绝”辩论中的重要人物。

1985年,一个比例相同的金字塔电缆结构模型被放置在卢浮宫的拿破仑庭院里。在贝聿铭因航班延误而未能及时抵达的这段时间里,希拉克绕着建筑工地转了一圈。然后,他告诉等了很长时间的记者,他意识到金字塔比率是完美的。裴相信希拉克对物理模型的接受是关键,在他确认后,反对意见会迅速减少。

事实上,当时巴黎正处于城市快速发展时期,社会正处于新一轮思想解放时期。以建筑为例。十多年前以现代主义和巴黎复兴的名义被接受的建筑被认为是“错误和糟糕的形式”。

作为一名从巴黎接受精英教育并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哈佛大学和国家行政学院的优秀学生,希拉克对巴黎的城市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在接受英国杂志《建筑评论》采访时,他反复强调保护历史并不等同于坚持过去,“每个时代都应该在城市留下自己的印记”。

“如果我们的城市能唤起人们的诗歌,向人们展示她欢迎艺术创作,那当然是因为她知道,在试图保存每个时代的作品时,她并没有把自己变成化石和博物馆般的城市。”希拉克指出。

这种历史与现代平衡的观点在香榭丽舍大街的改造中非常明显。

整个20世纪80年代,城市的快速发展极大地改变了传统街区的形象。香榭丽舍大街有近400年的历史,快餐店、霓虹灯、随处可见的垃圾和停放的汽车抹去了代表巴黎的“优雅浪漫”。提高街道吸引力的任务落在希拉克身上。

经过几年的讨论,巴黎市政府于1992年启动了香榭丽舍大街的改造项目。最重要的部分是把道路还给行人——主干道取消了路边的停车人行道,把腾出的4公顷路面扩建成人行道,并用花岗岩和梧桐树重新装饰了道路。现代和传统路灯、长凳、公共汽车候车亭和海报柱的结合已经成为这条大街的新“财产”。不失现代魅力的优雅庄重的风格成为当今香榭丽舍大街的基本状态,并赢得了“世界上最美丽的步行街”的美誉。

这种尊重传统和接近文化的态度最终促成了希拉克“通过文化促进文化”的外交理念。

1978年,也就是希拉克就任巴黎市长的第二年,他成为第一位参观秦陵兵马俑的外国政治家。他说“世界上有七大奇迹,秦俑坑的发现可以说是第八大奇迹”,这也开启了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至于巴黎,他不遗余力地恢复昔日的辉煌。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是改变巴黎被宠物粪便和生活垃圾“覆盖”的形象。

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新富日本人蜂拥到巴黎“朝圣”,但其中一些人表现出眩晕、出汗、心悸甚至精神崩溃。这被日本心理学家田广明(hiroaki ota)定义为“巴黎综合症”——因为巴黎浪漫的想象和混乱的现实之间的差距太大,导致一些人在精神上无法接受。无法忍受的日本游客甚至一度成为志愿者清洁工。

事实上,早在1884年,巴黎就推出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垃圾分类政策——所有房主必须为房客提供三个带盖子的容器:一个用于存放易腐烂的厨房垃圾;一包纸和破布;还有玻璃、陶瓷和牡蛎壳。

在19世纪,巴黎也负责清理宠物粪便。从巴黎的“粪便麻烦”可以看出,这些“捡粪官员”甚至可以用粪便换羊皮。到了20世纪,宠物及其粪便已经成为巴黎人健康的一个重要威胁。因此,希拉克在1977年就任市长时许下了诺言:他将改变“吸狗屎”的城市面貌,甚至专门为狗建厕所。

当时,他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爱巴黎健康运动”。然而,与他要求公民自律的承诺不同,他仍然把处理粪便的任务委托给一个特殊的人。新的“粪便收集者”不再依靠在街上走来走去寻找粪便来换取收入,而是全身穿着绿色衣服的“粪便先生”——接到市民的电话后,他骑摩托车到现场收集粪便。这种绿色也是希拉克在开展环保运动后留给巴黎的“遗产”。

这个项目确实取得了一些成果。1982年,政府进行的一项满意度调查显示,83%的人认为这项政策“非常有用”或“相当有用”,只有14%的人认为仍有改进的余地。

但是到目前为止,健康仍然是困扰巴黎的一个严重问题。“普先生”的结局很糟糕,因为他每年花费450万欧元(3600万人民币),但只清理了20%的街头垃圾。垃圾分类系统难以适应日益增多的城市垃圾,但其升级已成为巴黎的“大问题”。

巴黎如何回到它以前的风格?希拉克只能把这个问题留给后代。

国家商业日报

快中彩 山西快乐十分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szketech.com 久村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