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村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 他的“惯导”从未迷航

他的“惯导”从未迷航

2019-11-17 10:39:36
[摘要] 冯培德长期主持我国航空惯性导航系统研发。当时在读大三,年仅19岁的冯培德也被抽调参加该项科研,就此与惯导结下不解之缘。此时,中国的惯导尚处于起步阶段。他回国的“第一炮”就是推动采用挠性陀螺的563惯导

冯培德简介

冯培德,广东恩平人,1941年出生于天津。他是飞机导航制导和控制方面的专家。他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与力学系,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自动控制系。2001年,他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冯培德曾任中国飞行自动控制研究所(618所)航空工业公司董事、航空工业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作为总设计师,他主持开发了国家专用航空惯性导航系统,填补了国家空白。他主持和开发的惯性导航系统已经装备了许多模型。他还在捷联惯性导航、组合导航、激光陀螺和微机电系统方面做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

110年前,被誉为“中国航空之父”的冯如一在国外成功测试了中国第一架自行设计、开发和生产的载人飞机“冯如一”,揭开了中国载人动力飞行历史的第一页。冯儒是广东恩平李安堂村的人。许多年后,中国工程院院士冯培德和他的同乡、同胞后裔也走上了航空报国的道路。

冯培德长期主持中国航空惯性导航系统(以下简称“惯性导航”)的研发工作。离开618所院校后,他的主要工作是人员培训。他认为,“在科学技术方面做得更多是非常有限的,但是培养高层次的人才将在国家的科学技术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受限于惯性导航

冯培德年轻时聪明好学。1957年,16岁的冯培德高中毕业,进入北京大学数学与力学系。1960年,中国启动了许多项目,包括“09工程”。年仅19岁的冯培德(Feng Peide)在大三时也被调走参加科研,从而与移民局形成了不解之缘。

惯性导航是一种完全自主的导航系统,没有任何外部导航点、导航站和导航卫星。它最大的优点是它的安全性和自主性。因此,惯性导航在军事领域有着广泛的应用。

1967年,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冯培德被分配到陕西省户县30 (618后),这是中国航空工业史上第一个从事机载设备研究的机构。此时,中国的惯性导航系统仍处于初级阶段。

从飞机残骸分析入手,经过10年的艰苦努力,中国第一个机载惯性导航系统523惯性导航系统,终于在1977年完成了机载实验和首次飞行试验,精度基本达到了预期目标。

丢掉“外国拐杖”

1983年,冯培德从田纳西大学深造归来,并担任该研究所惯性导航综合实验室主任。他回国的“第一枪”是推进使用挠性陀螺的563惯性导航系统的研究。在563惯性导航系统的发展过程中,考虑到563惯性导航系统仍然落后于世界上其他先进国家,为了在未来与国外先进战斗机竞争,有必要推出更先进的航空惯性导航系统。

需求是明确的,但道路是分开的。许多专家认为,基于文献中披露的少数词汇和短语进行独立研发的风险太大,无法考虑引入。

然而,与外国的谈判没有按预期进行。冯培德意识到是时候“丢掉幻想,破釜沉舟了”。1989年12月,建立了573个惯性导航系统。1990年7月,研发工作正式开始。

在618所学校的历史上,1989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今年,563系列惯性导航3型产品面临着试产、装配调试、主机试飞等繁重任务。同时,573惯性导航系统也开辟了三条战线。作为惯性导航系统的领导者,已经担任总监的冯培德承担了两个系列惯性导航系统总设计师和首席执行官的重要任务。

经过10年的磨砺,573惯性导航系统于1999年设计完成,达到了f16等西方主流战斗机的标准。然而,冯培德对此非常清楚:“我们只是完成了发达国家20年前的工作。”

想想“下一步”

在田纳西大学学习两年后,冯培德大为震惊。

当时,美国宇航局制造了一颗配备惯性传感器的零阻力卫星。他了解到,“该计划已经实施了50年,而它前面的人根本没有看到任何结果。”冯培德叹了口气,“有一位老太太从刚刚毕业就开始负责这个项目,工作了一辈子。”

冯培德告诉记者,回顾他过去主持的惯性导航系统发展过程,他认为最值得总结的不是如何克服困难,而是要有远见,愿意献身于“20-30年不遇”的工作。"这个国家必须现在就投资这些东西,才能在未来站稳脚跟。"

另一方面,“与其他人一起跑步”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冯培德认为现在应该强调“创新”。他承认,尽管惯性导航研究已持续自主研发数十年,但它基本上遵循了发达国家的道路。“现在我分不清它去了哪里。它已基本达到并行运行的阶段。下一步将是走自己的路。”

■对话

树立理想

融入国家需求

南方日报:毕业后你去了618个条件比较困难的地方。当时你的考虑是什么?

冯培德:专业完全一样。自然,我去了那里。这是很自然的事。当时,条件仍然相当困难。起初,因为人太多,我在一个大茅草屋和双层床里住了一两个月,开始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

南方日报:你和“中国航空之父”冯如是同胞。你也多次倡导“冯儒精神”。你认为今天“冯儒精神”是什么意思?

冯培德:冯儒在美国的时候,他说:“我们的军事武器,如果我们不使用飞机,我们一定会提倡它,并成为返回祖国的独特技能。”各国在军事领域的斗争过于激烈,我们可以发挥作用。只有当我们有了这些武器,我们才能努力不去战斗并达到某种平衡。

南方日报:近年来,你在人才培养上投入了大量精力。你认为年轻的研究人员需要从老一辈继承什么品质?

冯培德:我告诉年轻人,你的好坏与国家的好坏有关。如果国家有未来,个人也会变得更好,获得他们应得的发展机会。把你的个人理想和国家的需要结合起来。

文/图:王世坤,《南方日报》驻北京记者

规划:赵晓娜

500彩票 内蒙古11选5投注 快三彩票

© Copyright 2018-2019 szketech.com 久村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