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村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  > 除了合作共建智慧城市 深圳还可以向新加坡学什么?

除了合作共建智慧城市 深圳还可以向新加坡学什么?

2019-11-20 18:06:57
[摘要] 发力技术交流、企业合作等今年5月份,深圳举办了“2019深圳国际友城智慧城市论坛”,来自世界各地的400多位国外政要、嘉宾汇聚深圳,共同分享探讨智慧城市建设的最新理念与手段。不光是深圳在建设智慧城市方

新加坡曾经在经济发展、文化建设和城市治理方面为深圳提供了一个“学习模式”。现在两个城市的关系更多的是合作和联合建设。10月15日上午,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及其他四次双边合作机制会议在重庆举行。深圳市长陈如桂和新加坡交通信息部常务秘书阳盈盈签署了《新深智慧城市合作倡议谅解备忘录》。

事实上,新加坡在住房保障、海洋经济、金融和贸易方面仍然是深圳的“主人”,而不仅仅是在智慧城市方面。特别是在建设广东、香港、澳门和台湾的示范区和大湾区的背景下,新加坡将为两个城市之间的合作带来更多的空间。

动态的

从智慧城市的合作开始

在本周举行的四次双边合作机制会议上,中新全面梳理了高层共识的落实情况和务实合作的进展,重点就推进“一带一路”优质联合建设、推进区域发展合作、支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交换意见,规划下一阶段合作方向和重点。

会议期间,中国和新加坡的各个城市也进行了城市间的“定向合作”。对深圳来说,与新加坡合作的关键词是智慧城市。根据会议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深圳和新加坡将在数字互联互通、人才交流与培训、技术合作与创新、合作示范区等关键领域进行全方位合作。

据媒体报道,陈如桂还会见了新加坡通信和信息部长兼贸易关系部长易华仁。陈如桂说,他希望以签署谅解备忘录为契机,抓住粤港澳台湾地区建设和深圳支持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等一系列重要机遇,坚持政府引导、企业领导、市场运作、合作共赢的原则, 共同把智慧城市建设成为智慧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和科技创新的大平台,共同建立海湾地区、东南亚乃至全球智慧城市合作的新平台和新模式,汇聚更多国际资源,为全球智慧城市体系建设贡献智慧和力量,为推动中新双边合作做出新贡献。

易华仁表示,他希望以智慧城市合作为新起点,聚焦重点领域,更好地推进区域合作,尽快争取更多实际成果,实现双赢发展。

力量

技术交流、企业合作等

今年5月,深圳举办了“2019深圳国际友人城市智慧城市论坛”。来自世界各地的400多位外国政要和嘉宾齐聚深圳,分享和讨论智慧城市建设的最新理念和方法。全世界近1000个城市正在建设智能城市。为什么深圳是世界一流智慧城市论坛的领导者?在活动开幕式上,中欧数字协会主席鲁乙己表示:“世界期待深圳在未来几年成为不可阻挡的全球智慧城市领导者。”

深圳不仅对建设智慧城市有浓厚的兴趣,新加坡也把建设“智慧国家”作为自己的目标。在5月份举行的论坛上,新加坡咨询与传播媒体发展局助理局长林慧珍表示,新加坡和深圳有着相同的发展。为了在未来建设这样的社会,应该从三个方面努力:数字政府、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林慧珍还指出,在建设“聪明国家”的过程中,新加坡将伙伴关系置于至关重要的地位。只有通过政府和企业之间的联合合作,以及民间社会的企业关系,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那么深圳和新加坡如何才能建设一个智慧的城市呢?首先,深圳近年来在建设智慧城市的过程中确实取得了一些成绩。深圳市委书记王伟忠表示,近年来,深圳全力推进新型智慧城市和数字政府建设,建设统一高效的信息基础设施支撑系统,基本实现宽带网络全覆盖,成为中国首个5g独立联网城市,被誉为“最互联网城市”等。

换句话说,深圳有足够的实力成为新加坡的合作伙伴,深圳与新加坡未来的合作将主要集中在技术交流、企业合作和人才流动上。党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导示范区的意见》明确指出,深圳应“支持5g、人工智能等主要创新载体的建设”,“推进“数字政府”的改革和建设,加快智慧城市建设,支持深圳建设粤港澳海湾地区大数据中心”。

延长

深圳可以借鉴“住宅组团制”

智慧城市是深圳和新加坡的“未来想象空间”。然而,这两个城市之间的合作比智慧城市多得多。智慧城市可以作为合作的起点,并将联合建设的概念渗透到许多领域。

首先,我们可以向新加坡学习,向“住房制度”学习。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颁布并实施了《新加坡建筑和发展法》,该法确定了政府发展公共住房的指导方针和目标。同时,新加坡还颁布了《建筑管理局法》和《特殊产品法》等。加上1953年颁布的《中央公积金法》,有效解决了居民无力购房的问题,并为住房集体制度的实施建立了相对完善的法律体系。

为了学习新加坡解决购房问题的先进经验,深圳有关主管部门派出了几个考察团到新加坡实地考察考察。去年6月5日,深圳市政府发布了到2035年筹集170万套新房的文件。根据住房供应比例,未来17年将供应70万套商品房,100万套经济适用住房,占新建住房总量的近60%。这种被称为“二手房改革”的探索,基本上是为了解决“房子是为了生活,而不是为了投机”的问题。

这项政策一出台,专家们就立即将深圳的住房市场改革与香港和新加坡的住房市场改革进行了比较。前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深圳市建筑建材工业协会党委一秘胡建文写道:“新加坡正面临土地资源短缺、经济快速发展等挑战。新加坡住房建设体系的成功得到了世界的认可。半个多世纪以来,政府高度重视住房建设,不断投入土地、财政和人力资源进行住房建设管理。严格彻底的制度设计和严格的执法,以及对住房建设质量和环境不断改善的追求,都值得深圳认真研究和深入学习借鉴。”

如何借鉴新加坡的经验解决深圳的住房问题是一个可以长期研究的课题。

两城市经济发展的比较

新加坡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225.69亿元。

上半年,新加坡经济同比增长0.6%(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1%),国内生产总值约为2455.96亿新加坡元,相当于上半年美元和人民币的平均汇率分别为1807.11亿美元和1225.69亿元。

深圳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2133.92亿元。

深圳市统计局发布2019年上半年深圳经济运行数据。据广东省统计局初步核算和批准,上半年深圳国内生产总值为12133.92亿元,同比增长7.4%(下同)。可以看出,深圳上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高于上半年6.3%的全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也高于广东省6.5%的平均水平。

观察

双方交往频繁。

进一步务实合作

仍有待挖掘

事实上,自从这座城市建立以来,深圳市委和市政府已经组织了大量的官员到新加坡学习。1983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时,时任深圳市长的梁祥带领市领导访问新加坡,学习如何管理经济特区。1990年,时任深圳市市长郑良宇率团前往新加坡,研究如何调整产业结构,加快高科技产业发展。

1998年,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张高丽率团赴新加坡了解新加坡园林城市建设的更多情况,并将这一经验应用于深圳的国际园林城市建设。2007年,深圳市政府组织了9个专项检查组的129名成员分三批研究新加坡的城市规划和建设管理。

近年来,深圳高官与新加坡政府官员和学者的互动也十分频繁。例如,今年5月,深圳市委书记王伟忠会见了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及其一行。他希望双方进一步加强双向经贸投资,深化经贸、科技创新、国有企业、教育医疗、智慧城市等领域的务实合作,促进两国交流。然而,10月,陈如桂市长会见了新加坡国立大学理事会主席谢华福及其一行,双方表示将重点关注卫生技术、信息技术等领域,并加强在人才培养、创新和创业方面的合作。

从政府层面的经贸合作到高水平大学的科研合作,随着城市的发展,两地的合作空间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然而,深圳在商业环境和全球金融方面仍然落后于新加坡。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8年商业环境报告中,新加坡排名世界第二,而中国排名第78。新加坡在世界排名第四,深圳在今年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中排名第九。

未来的深圳,有机会在粤港澳台建设领先的示范区和大海湾地区,如何继续向“老朋友”和“学习模式”学习和合作,值得全面考虑。

采访:南方都市报记者傅静宜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投注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szketech.com 久村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