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村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牵风记》:“有情”的历史,动人的战地浪漫曲

《牵风记》:“有情”的历史,动人的战地浪漫曲

2019-11-21 14:49:23
[摘要] 而这些意念最终以在场者的身份化作《牵风记》里的现实与浪漫、崇高与壮美。在《牵风记》中,徐怀中一如既往地怀着他对“美的超越”的文学理想,开启了特定年代里的“有情”的历史。甚至相反,《牵风记》所要营造的恰

在中国每年出版的近10,000部小说中,《风的故事》的出版和接受似乎特别顺利和引人注目。《风起云涌的故事》于去年底首次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然后,它很快被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成小册子。然后它获得了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一些批评家认为它不仅“拓展了整个当代军事文学的格局”,而且“等于与世界优秀战争文学对话”。

根据作者许怀忠的介绍,他早在1962年就开始写这部小说,直到很老才开始读。他花了四年时间写了一部超过十万字的小说。这种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写作,伴随着共和国文学体制的转型和审美时尚的新变化,也顺应了当前浮躁而迅速的文学风格。许怀忠的创作显然不是以数量取胜的,但他的每一部作品都触动了军事文学乃至整个当代文学的脉搏。半个多世纪以来,许怀忠一直在思考的是如何用文字记录那些难忘的多事之年,那些遥远而可能突然的轶事,以及潜伏在他心中的美丽和理想。然而,这些想法最终变成了现实和浪漫,崇高和辉煌的“风的故事”作为那些现在。在《风的故事》中,许怀忠一如既往地珍视“超越美”的文学理想,开创了特定时代的“感伤”史。

《前锋记》的故事发生在1947年去大别山的路上,当时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独立团(后称第九独立旅)突破敌人的封锁,进行了战略转移。正如小说的名字所揭示的那样,书中的风不仅仅是推进大别山数千里而引发的“战略风”和“历史风”,也是《郭峰》一书中描写男女爱情的风。它也象征着作者写作风格的改变。正如作者所说:“改革开放后,我们彻底清理了自己的文艺思想。烧掉原稿一点也不可怜。再次拿起你的笔,尽你最大的努力去创造两男一女和一匹老马的艺术形象。这是旅长齐静、通讯员曹水儿、文化老师王克宇和“谭灶”,以此为主要攻击方向,不如其余应该说,《前锋记》摒弃了概念写作的模式,并不关注硝烟和血腥的战场,而是尽力挖掘战争背后的场景,尤其是残酷年代人们的生活氛围。

这种人类生活的表现形式充分体现在王克玉、文化老师齐静、第一酋长曹水儿(甚至老马谭藻)等形象中。从这个角度来看,《前锋记》在文学史上贡献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形象。此外,这些人物的描写极大地拓展了军事文学的领域,超越甚至颠覆了我们对战争和军队的固有理解。

王克玉是一个在战场上带着古琴向我们走来的简单、可爱、善良的女孩。一首名为《山与水》的歌曲让观众抛开了这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的重炮,也让《头号人物》爱上了它。同时,她异常果断、机智和勇敢。王克宇带领100多名妇女裸体过河,以尽可能减少伤亡。在她对肤浅的路线概念完全失望之后,她坚定地走上了不归之路。尽管曹水儿牺牲了,她还是勇敢地死在了山洞里。这部小说花了大量篇幅来描写这个女人的美丽,但描写美丽的毁灭和超越也是极其痛苦的。如果说王克玉等人在战争中的牺牲是一个现实的记录,那么在小说的结尾写下她的肉体没有腐烂,她向前的姿势与银杏树融为一体显然是一种奇妙而美丽的浪漫主义方法,其中蕴含着作家对美的理想和超越。

齐静和曹水儿也是小说中的重要人物,这也刷新了我们对士兵形象的理解。齐静是军队中的一名高级将军。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名,还在日本学习摄影。他有良好的文化背景。这部小说描绘了齐静,一位兼具军事和民事权力的儒家将军,但他并不害怕传统贞操对他的根深蒂固的影响。曹水儿是齐静的卫兵,但他成了一个真正的花贼。曹水儿在小说中被用来描写年轻士兵汹涌澎湃的情感和欲望,这些情感和欲望也是非常真实的,也用来描绘不同于过去的军民关系。

当然,一个作家能写出如此生动的人物的原因与那些见证他历史的人的身份密切相关。许怀忠1945年加入八路军,是晋冀鲁豫军区政治部工艺小组成员,第二野战军政治部工艺小组组长。换句话说,他是推进大别山数千英里的个人参与者。正因为如此,书中的许多细节生动、真实、感人。例如,曹水儿想要三条打人的绑腿。当他和某人通奸时,他不能理解绑腿容易脱下来。这些细节充分支持了小说的物质性和真实性,丰富了故事情节和人物,这些都源于许怀忠作为历史见证人的身份。试想,要不是那些目睹了战争的人,恐怕这些细节的真相是无法谈论的,而这部小说肯定会大打折扣。

《前锋记》的风格是现实主义和想象并重,同时创造和书写环境。如果目击者的身份创造了小说写作环境的现实,那么作家长期珍视的“超越战争之美”就成为小说写作环境的创作理念。《领导风的故事》描写了王珂近乎自然的美以及这种美在战争年代被摧毁时的崇高和壮丽。然而,尽管战争是残酷的炼狱,但“领导风”并不仅仅指责战争的无情。即使相反,这也恰恰是前锋记想要创造的一个“有情”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作家们几乎偏执地去挖掘隐藏在残酷外表下的美,这就像高山流水滑过琴弦,也像悲怆流过马奔腾。

读许怀忠的《风的故事》很容易让人想起孙犁的《风与云的故事》——他们都写的是战争中人类情感和人性的美丽。事实上,许怀忠从未掩饰对孙犁的爱和追随以及对他的影响:“在孙犁的小说中,人类最好的感受总是以水灵的方式呈现给读者。孙犁的小说是中国文学的丰碑,有无数的秘密。至少,他向世界证明,颂扬革命和反映革命战争生活不仅是公式化和概念化的。”今天,许怀忠对孙犁小说的评论也适用于他自己的《风的故事》

《引领风的故事》以一个小切口进入了历史。它在时代的洪流中扬起一朵浪花,但它扬起的是壮丽的海洋,甚至是人们心中汹涌澎湃的波涛。《前锋记》的历史不仅不同于十七年革命历史小说刻意创造的宏大叙事,也不同于新历史小说将民间引入历史的方式。与其说这是作家记忆中的一段历史,不如说是对环境创造和书写中的历史的赞颂。真实生动的细节和浪漫华丽的想象共同构成了一部“有情”的历史,上演了一部漫长而感人的战争罗曼史。

福建十一选五 秒速飞艇app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 河北快三

© Copyright 2018-2019 szketech.com 久村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